首頁 » ZenAcademy 翻譯系列: 第 27 封信 – 紅蠟燭(原文作者: Zeneca)

ZenAcademy 翻譯系列: 第 27 封信 – 紅蠟燭(原文作者: Zeneca)

by 邦卡

本文經 Zeneca 本人同意後翻譯並轉載,整篇內容為完整翻譯,因此包含最後面的 Podcast 及課程宣傳的部分都是 Zeneca 所產出的內容,譯者本身並沒有從中獲得任何的收益。

原文連結於此

以下正文開始


第 27 封信 – 紅蠟燭

首先,如果你點開了這篇文章,而且正打算花時間閱讀它,先給自己一個掌聲鼓勵,我敢打賭有很多人已經「離開」或是準備撤出加密貨幣及 NFT 的領域。

我們正處於非常黑暗、絕望的時期。大部分的人及市場都情緒低落,大多數的價值都比歷史高點下跌了 50-100% 不等,包括比特幣和以太幣,這是加密貨幣領域的 2 種「較為安全」的資產,也可以說是最有需求的資產。

我真的不知道這一切何時、何地或如何好轉。不過如果事實證明加密貨幣和 NFT 是完全不相關的技術和一種騙局/邪教/龐氏,那麼一切都會分崩離析。但我很難相信這會是真的。區塊鏈技術改變了遊戲規則,我對此非常有信心,在我看來,隨著區塊鏈技術的採用和整合,世界將透過無數種方式變得更好。

當我在 2017 年第一次接觸加密貨幣時,它既有趣又令人興奮,而且幾乎是完全充滿投機性的。我聽說過以太坊,隨著我對它進行更多研究,我越來越相信它有一些特別之處。聽起來很酷。智能合約和各種去中心化應用。比我聰明得多的人都在談論所有潛在的使用情境,我只能點頭說「是的,這聽起來很棒」。問題是,我從來沒有真正「明白」過。我無法將所有的理論概念化,在那個時候,它仍然是高度理論化的。

我只是對此感到興奮,而且喜歡看到數字不斷的往上升,並認為我是購買以太幣(以及一堆山寨幣)的天才,甚至更天才的是告訴我身邊的所有朋友。然後市場開始崩盤,當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會好轉嗎? 我要在這個時間點賣出嗎? 一切都會歸零嗎? 這些都是失敗的實驗嗎?

最後我基本上什麼都沒做。我的意思是我只是一直拿著沒做任何操作,或多或少地偶爾回來看一下整個環境的狀況。我徹底失去了興趣。它不再有趣了。數字沒有上升,我也沒有從技術層面去「明白」它。以太坊聽起來仍然很酷,但我不知道智能合約如何能讓世界變得更好。於是我回到了我原本的「正常生活」。

我仍然會在 2018 年的時候偶爾檢查價格,發現它們仍在下跌,感覺有點糟糕,但大多數情況下對我已經沒有任何感覺。在 2019 年和 2020 年,我幾乎完全停止了對這個領域的關注。偶爾我會在新聞中聽到有關比特幣或以太坊的消息,然後「嗯,那怎麼樣?」,聳聳肩,然後繼續我的一天。我退出了這個領域。

接著在 2021 年2 月,我的朋友 Jaime 問我是否知道 Hashmask 是什麼;我是否知道 NFT 是什麼。我當然不知道。在經歷過了之前的經驗。「好吧,這聽起來像是個騙局」之後,我開始研究並掉進了兔子洞。不僅對於 NFT,也對比特幣和以太幣進行研究。我觀看了 YouTube 影片、閱讀書籍、創建了一個 Twitter 帳戶、開始追隨人們、發現了 DeFi、發現了 OpenSea、發現了 MetaMask、發現了「元宇宙」、加密素體、沙盒、去中心化空間 —— 基本上發現了所有不可思議的東西,這些是人們在熊市期間一直不斷在建設的。

我看到了以太幣的價格,看到了 CryptoPunks 的價格,看到了 Zed Run horses的價格,看到了一個已經發展多年的虛擬世界中一塊土地的價格,看到了這些看起來很酷的 HashMask 東西的價格,還有天哪,我感到很糟糕,因為我似乎加入的太晚了。

我覺得自己沒有堅持下去是愚蠢的。我在 2017 年的時候認為以太坊很酷,但隨後幾年基本上忽略了它,我感到很愚蠢。為什麼我不時不時檢查一下? 為什麼我不每週花一個小時,或者每月花一個小時來了解加密貨幣的最新消息? 為什麼多年來我沒有定期定額購入以太幣?

如果我有一台時光機,我會在這個加密世界中重新投入更多的時間,不僅在經濟上,而且在智力和情感上都投入。


但願

我今天感受到了我在 2018 年的感受。此外,我看到很多其他人以與我當時相同的方式離開了這個領域。他們正在失去興趣,因為數字不再繼續往上增加。他們正在失去興趣,因為它不像去年那樣有趣、酷炫和令人興奮。這很正常,無可避免地有些人會就此離開。

不過這次我哪兒也不去,而且我想留下來的人會比上次多。我比上次更了解加密貨幣和 NFT。我對此深信不疑。我可以看到所有潛在的使用情境。我看到跨國企業進入該領域並看到了區塊鏈技術的價值。我看到有錢人所收藏的藝術品。我看到募集 8 到 9 位數的資金用於部署到以太幣和 NFT。我看到世界各地每週都在舉行會議,人們聚集在一起分享知識和訊息、建立網路、建立聯繫。

我不知道這個熊市何時、何地或如何結束。宏觀經濟的狀況在很大程度上超出了我的控制和理解。沒有人知道到底會發生甚麼事(而任何假裝知道的人的言論都不值得聽)。 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做出有根據的猜測,並利用機率思維的力量為各種不同的結果盡可能地定位自己。有關機率思維的更多訊息,請閱讀我在該領域最喜歡的作家 Cobie 撰寫的這篇精彩文章

這對<<在此處置入任何 NFT 項目的名稱>>意味著什麼。不知道。大多數項目可能會歸零。有些可能會生存下來,有些可能會茁壯成長。我們可能會看到大量新的 NFT 項目湧現,其中許多也將歸零,但有些會生存下來,有些會蓬勃發展。

總的來說,我認為在加密貨幣及 NFT 的領域有巨大的機會能夠創造巨大的財富。當然還伴隨著巨大的風險,以及讓人們失去一切甚至更多的巨大能力。在我看來,你能做的最聰明的事情就是採取平衡的方法。


「平衡一切」——灰燼之靈(《Dota 2》遊戲角色)

制定策略並堅持下去。無論你的策略是什麼,請確保你考慮到黑天鵝事件/世界末日的情況。這通常意味著擁有合理的現金/穩定幣儲蓄(也不是所有的穩定幣都是穩定的,我個人覺得使用 USDC 是「最安全的」)。什麼是「合理」的儲蓄將取決於你的生活狀況和風險承受能力。一個 22 歲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住在家裡、零撫養壓力的人可能比 40 多歲有抵押貸款和要養家糊口的的「全職加密貨幣投資者」能夠承受的風險更大。

說到「全職加密貨幣投資者」,去年有很多人問我是否應該辭掉工作並全職投入 web3。甚至至少有一位社群意見領袖譴責那些沒有辭掉工作成為全職 NFT 投資者的人。我不會說出他們的名字,我認為那是一個糟糕的建議。

每當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時,我都會在回答時比喻莫扎特的故事:

年輕作曲家:「莫扎特先生,我正在考慮寫一首交響曲。我應該如何開始?」

莫扎特:「交響樂是一種非常複雜的音樂形式,而你還年輕。也許你應該從更簡單的東西開始,比如協奏曲。」

年輕作曲家:「但是莫扎特先生,你八歲時就在寫交響樂。」

莫扎特:「是的,但我從沒問過任何人怎麼做。」

如果你不得不問,答案可能是否定的,你不應該辭職。

對於一個更有幫助的答案——我通常認為,在像 web3/加密貨幣/NFT 如此高風險的環境中,你要確保你已經徹底考慮過事情並為所有可能的結果做好了計劃。我傾向於提倡的是擁有不止一種收入來源。如果你想成為一名全職的 NFT 交易者,你最好在這方面表現出色,擁有非常健康的資金加上數月(甚至數年)的生活費用,這樣你就不會因情緒而交易和借錢。

當然,與加密交易配對的最安全的額外收入來源是與加密市場完全不相關的「真正的工作」。 寫這篇文章時想到的第一個工作是「水管工」。具有諷刺意味和雙關語的一個玩笑——但如果所有加密貨幣糟糕的事情都發生了,人們仍然需要水管工,你的工作仍能是人們不可或缺的。如果你的「真正的工作」是擔任 NFT 項目的社群經理,那麼當市場處於極度崩潰的狀況時,你就會面臨失業的危險。 如果你的「真正的工作」與傳統的股票市場有關,那麼你可能仍會與加密市場保持適度相關,當一切都像現在這樣陷入困境時,你可能會發現自己處於不利的處境。歸根結底,你需要弄清楚什麼適合你的生活型態以及風險偏好等等情況。只是要確保你確實考慮了這些事情。

只要你了解這些事情並且對自己支付帳單的能力充滿信心,不必為了日常生活必需,譬如為了填飽肚子而不得不以巨額虧損清算所有資產,那麼擁有多個 web3 收入來源的全職 web3 是「沒問題的」。這基本上是你能想到的最糟糕的情況。如果你現在正處於這種狀況——我的建議是呼吸,後退一步,然後遠離,知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想想你可以從你的經歷中學到什麼,然後重新開始。許多在加密領域(以及生活中)發了大財的人在他們的生活中的很多時候都歸零過,或者更糟——最終負債累累,而且似乎沒有辦法償還。總有一條前進的道路。在現在可能很難看到,但請相信我。生活還是得繼續,未來的生活可能比你現在想像的要好。我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還有無數人通過努力、決心和運氣,發現自己過上了他們做夢也想不到的生活。

你會注意到我在這封信中幾乎沒有提到任何東西的價格。那是因為我基本上不知道在價格方面會發生什麼變化。我的策略是基本上持有所有東西,因為此時我沒有「需要」出售任何東西,而且我對市場和加密貨幣 / 以太幣 / NFT 這整體有信心(特別是在我所大量投資的項目中)。我將設置一些買單以開始定期定額買入以太幣。我可能會將它們設置為:

$1250

$1050

$850

$650

$450

$350

$250

$200

$150

我認為以太幣會跌至 150 美元嗎? 可能不會。我認為它會下降到 450 美元嗎? 可能不會,但如果確實發生了,我也不會太震驚。我認為它會跌至 1050 美元嗎? 我不知道,也許?似乎並不是那麼不可能。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猜測,因此採用了定期定額投入的策略。所有這一切都是基於信念和信心,即以太幣在未來的價值將超過今天的價值。同樣重要的是,它將優於大多數其他資產。同樣的想法也適用於我可能會定期定額購入的任何 NFT。我在那裡沒有那麼堅定的策略,因為我已經對 NFT 進行了相當大比例的投入,但我發現很難不在某些價格不買某些東西。

我在以太幣/比特幣之外,擁有最高信念的是生成藝術類型的 NFT(如 Art Blocks、FxHash)、1/1 Art、會員/效用類型的 NFT(如 PROOF/PREMINT)、某些 PFP 項目(如 Yuga、Doodles、Moonbirds),然後是任何「像企業一樣運作」的項目,其擁有堅實的團隊,能夠在「熊市中生存」(如Meta Angels、Martian Premier League、Curious Addys Trading Club 等等)。

重要的是,我的策略的很大一部分涉及「建設」。 我的意思是,發展 ZenAcademy 和 333 俱樂部(The 333 Club)。創建內容並發展我的電子報、YouTube 頻道、Podcast,以及在會議上討論、拓展我的建議/諮詢服務。只是一貫地做一些為這個領域增加價值的事情,無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都會為我提供收入來源。

2018 年我離開了。2021 年我回來了,並且對離開感到非常後悔。在 2022 年,我不會離開。在 2023 年、2024 年和 2025 年我都會一直在這裡。你決定做什麼取決於你,但我強烈建議你至少保持最低的關注在 web3 這個狂野、古怪的世界,這樣你就不會在幾年後回來才發現你錯過了很多東西。


額外內容(要訂閱電子報請到 Zenceca 原文)

如果你想留下來並觀看我的內容,你可以在以下的地方找到。

我衷心推薦去看我 Podcast 的最新一集,在這集我與來自 HeadSpaces 的 Alex 對談,HeadSpaces 是一個專注於心理健康的 NFT 項目。

Podcast 連結: https://zenchatswithzeneca.buzzsprout.com/1968021/10718320-30-addressing-mental-health-with-alex-from-head-spaces-nft

對於任何考慮發行 NFT 項目的人,或者想要更好地理解發行過程中所會碰到的所有事情的人——我上線了一個為期 7 天有關此主題的大師班。你可以在此處註冊課程:https://nasacademy.com/zeneca

我的收入的 25% 將捐贈給支持烏克蘭

我 75% 的收益將用於獎學金基金,以支持 NFT 領域新加入的藝術家。

如果你擁有 ZenAcademy NFT,您還可以免費參與該課程,目前該 NFT 的價格實際上比課程便宜(0.26 ETH 或 395.99 美元)。 這是我計劃帶給 ZA 的效用之一 ,未來還有更多計劃 🙂

我即將推出另外兩門課程,一門關於建立/發展/管理社群,另一門關於心理健康和在 web3 中保持理智。 ZenAcademy NFT 持有者也將免費獲得這兩項課程。我們還與該領域的一位出色的分析師和思想家 Daniel Tenner (swombat) 合作,他的課程即將推出,所有 ZA 持有者均可免費參與。

對於更有趣和輕鬆的事情 – 我建議觀看我與我熟識長達 15 年的朋友共同主持的 Podcast。Podcast 名稱是「兩個無聊的猿(Two Bored Apes)」,但我朋友剛賣掉了他的猿,看看誰會在這方面笑到最後(仍然待決定):https://www.twoboredapes.com/ (也可以在你最喜歡的 Podcast 應用程序上找到它)。

如果您喜歡閱讀有關 NFT 的電子報,我鼓勵你查看 ZenCaps 電子報,這是 Rogue Raven 推出的每週電子報,旨在幫助你消除這個瘋狂領域中的噪音。

如果你喜歡此電子報,請到 Zenceca 原文訂閱以接收電子郵件更新 🙂

免責聲明:本電子報所涵蓋的內容不應被視為投資建議。我不是財務顧問。這些只是我自己的意見和想法。在交易或投資任何加密貨幣相關產品之前,你應始終諮詢專業財務顧問。

附加免責聲明:我擁有這篇文章中提到的很多項目,我的收益與這些項目表現良好的有著高度一致性。我不鼓勵或推薦任何人以當前價格或任何價格購買這些項目。在做出任何財務決定之前,請先進行自己的研究。


其他你可能會感興趣的文章

ZenAcademy 翻譯系列: 第 18 封信 – 當前的熊市(原文作者: Zeneca)

You may also like